艾列弗特

爬墙超快,打一炮就走的游走型选手
并且对此毫无悔意(叉腰

卧槽卧槽我现在才看到!!回旋跳跃三百六十五度飞扑给你一个大拥抱!向世界展示这是我超亲亲亲友!爱你!

Just齊:

@艾列弗特 不给糖就捣蛋!!

好吧只是没事就想画帕然后送你,比心心!附带赠品们[。
板子还是不太熟啊或者只是画不好。

无论约多少次会都注定被发卡……



一切全凭感觉来的涂鸦、各位随意看看……

深夜碎碎念兼一个小告示


被好亲友安利老番,看第一集花了我两星期看看二到十三集花了我两天【简称停不下来【让我睡觉【。

好冷啊,没粮啊

满世界撅着腚找粮



………啊这不是重点……两月前写的黑历史意外还收获一些关注………但是我这个人又怂又懒还爬墙快,产粮全凭意外【。三分钟热度一过一拍两散这种【。


承蒙各位厚爱…但是关注我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请各位任意的关注其他画工好文笔好的太太(毕竟有粮吃谁还自己产呢)【躺平咸鱼


茂灵三十五题(不完全)



与漫画接轨。向ONE老师低头。


原作是永恒的粮仓。同人没有容身之地只好乱搞各种au了。


已有:原作摘录及原作向(?)延伸、第六感梗、时空旅行(茂夫特快宅急便)、架空au(魔王和勇者以及担当吐槽役的小酒窝)、平行世界au(另一个世界怎么相遇)一些乱七八糟的滥俗梗和年龄操作


以及**ooc、ooc、ooc**


我写的都是些什么鬼玩意。

-----



Crackfic(片段)



“灵幻大师!昨天在您这除灵后的照片今天又出现鬼面啦!更加狰狞啦!”

“龙套,你来一下。”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下面是肉体改造部近期训练内容:

100俯卧撑。

100深蹲。

100仰卧起坐。

10公里跑。

“咦龙套,你为什么在发抖?”
“怕秃。”




Fluff(轻松)



灵幻新隆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准确:欺诈师,冒充的灵能力者。唯一值得自豪的优点大概是口才好和善于交际,啊,如果排除掉是靠哄骗收来的徒弟的话,大概勉勉强强算一个过的去的师父。


总之,算不上什么大好人。


当然这些话在心里想想就好,坦荡的讲出来还是算了吧。即使再不靠谱,身为师父最后的面子还是要维持住的。为人师嘛,可不能在弟子面前没了形象:即使不能使用灵能力以一敌百(这是他徒弟干的事),最起码也要博学多闻,有问必答。


这点灵幻很有自信。


“抱歉…龙套,我没听清楚你刚刚说了什么。你能再说一遍吗?”


彼时的灵幻收到了一个委托准备出门,在他整理着装的时候,从放学后就坐在沙发上的徒弟问了他一个问题。也是他今天来到相谈所的第一句话。


灵幻看向了端坐在沙发上的影山茂夫,他唯一的弟子听完这话以后一本正经的重复了一遍:“师父,人喜欢上跟自己相差十几岁的人有问题吗?”


问题大了啊,灵幻冷静的想,除灵师傅还要负责情感问题吗?这个问题超纲了,我回答不上来。


“出于谨慎,”和身为人师的负责任态度以及一点点八卦,灵幻反问了一句:“这句话的主语是你吗龙套?还是跟你差不多大的朋友?”


面前的初中生脸罕见的有点红,他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是我一个朋友。”


啊,没跑了,就是你了。


准备出门的相谈所负责人最后认真的打理了一下领带,没有正面对上弟子的脸:“要我说,我是不介意年龄差这种事情的,”他扯了扯西装衣服的下摆,把久坐弄出的褶皱抚平:“更何况是和我不熟的人。不过既然是龙套你的朋友,我还是提醒一下…”

“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干吧。”

忽视掉弟子有点僵硬的表情(尽管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灵幻起了恶意作弄弟子的心思:“喜欢上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人…她应该还是幼稚园吧,这是犯罪啊,龙套。”

“诶?不对、不…不是!”好好坐在沙发上的龙套慌乱的站起来:“不是小…”

“那就是比你们年龄大十几岁喽?你们还挺新潮的嘛。”无视一旁的弟子慌乱的解释“没有我…”,灵幻绕过桌子,朝龙套走去。


“即使是大十几岁也最好别这么干吧。你们才十四岁吧。”


灵幻老师表情严肃,嘴里说着语重心长的教导,他的手按在龙套的肩膀上:“对于对方来说,那也是犯罪啊!”




Future Fic(未来)



这真是要命了。


灵幻新隆,现年三十二,业界著名除灵师,在自己开了七年的相谈所和一大票人度过了第三十二个生日。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自己唯一的弟子夺走了一个吻。


你要理解常年单身的中年男子对于这种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基本为零;刚刚成年的男孩克服羞涩心所鼓起的勇气也是一次性消耗品。且不论另一位当事人当时怎么想,灵幻那一瞬间脑海里只有两个字:


要命。


总之,由于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及时作出正确的应对,派对很快中断。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其中一位当事人被迅速带走(“啊呀茂夫你喝醉了律打电话来了叫你回去呢赶快回家!”),剩下的人在帮助清理完现场后也迅速撤退。被剩下的主人在众人离去之后倒在了在办公椅上。他看着月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投过来,就在这黑暗里点起了一根烟。


灵幻到没有觉得什么。身为成年人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吻慌乱。会自乱阵脚的大概是已经回家的弟子。尽管当初会因为对自身能力感到恐惧跑来求助的男孩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控制自己足够强大的超能力者,可惜在感情方面还是羞涩的一塌糊涂——不是说曾经还暗恋过青梅竹马的小女孩吗,想必在他的幻想里最多也就拉拉小手的程度吧。

说起来当初他还跑来向自己的咨询感情问题呢,现在还能打二垒了。师父这么想着,可以啊龙套,有进步。

师父不慌乱,真的一点不慌乱。他只是有点疑惑。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啊。但是有些事不是想不做就能不做的啊…”


“冷静下来!龙套!你只是感觉不爽罢了!”

“感觉不爽的话!即使逃走也是可以的!”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由于没有将那天是运动会的事告诉父母,结果只有我没有便当吃…”


影山茂夫莫名其妙的落到了一堆小学生中,手上还捏着作为午饭的饭团。

他的到来理所当然的引起了骚动,坐在野餐垫上的小鬼头们吓得哭喊起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妖怪啊!然后集体作鸟兽散。只有原本孤单站在一边的小鬼看到他后眼前一亮,迅速向他跑来。

年轻了近二十岁的师匠向龙套跑来。

年轻了近二十岁的师匠紧紧的盯着龙套(手里的饭团)。

被年轻了近二十岁的师匠盯的有点无措的龙套。


总之,四年级参加运动会忘带便当的灵幻,有午饭吃了。



Horror(惊栗)




“……”男孩缩在沙发上,身上盖着灵幻刚刚塞给他的毯子,“我可以看见幽灵。”

“他们只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我可以看见他们。每时每刻。”



Fantasy(幻想)



大魔王难得回一次地狱老家,没呆多久就接到了一个夺命连环call,他接起来,电话那边是小酒窝的高喊:

茂夫你快回来啊!你师父招惹了一条龙!恶魔吼道:场面快要控制不住啦!



假如这个世界有什么完全无法被众人所理解的事的话,大约就是名为灵幻新隆自称勇者毫无魔力的人类收了地狱最受瞩目的魔王影山茂夫为徒弟这件事了吧。传统世界里难道不是勇者召集队友出发声讨魔王吗?怎么到这里就变成勇者和魔王和谐相处了?每一个看见这对师徒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这不符合常理啊,恶魔从不把人类放在眼里,拜人类为师?你在开玩笑吧?一个【毫无魔力】的人类能教恶魔什么?


可不管外人怎么在心底里腹诽,勇者和恶魔就这么安然无事的相处至今。毫无自觉的勇者甚至在人界搞起了驱魔行当——即使人界和地狱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偶尔还会有不听话的小恶魔跑到人间作怪,驱魔行业永不过时。灵幻新隆每天都能收到来自人类的委托,真真假假,假的自己来,哄的当事人心满意足乖乖交钱;真的徒弟上,把不听话的小恶魔打得哭爹喊娘发誓再也不来人界。


这么几年下来被揍过的小恶魔怎么着也有一打。心有不甘的小恶魔们凑到一起讨论怎么打击报复那个阴险狡诈的人类。讨论完毕决定谁上时却没有魔出头。


谁上?想到一直跟在人类旁边的大魔王,小恶魔们左看右看,就是不说话。


小酒窝也混在里面,作为被打击过的恶魔之一。同样心有不甘的它想要东山再起,想要去复仇;可是被打败的恐惧还是深深烙印在了心里。于是他暗搓搓的进入这个人类声讨组织,参加每周一次的讨论。


这一周的讨论又结束了,毫无进展。小酒窝在心里暗暗唾弃:一群懦弱无能毫无勇气的家伙,指望他们是不行的,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

于是他飘去了通往人界的入口。

既然无法打败邪恶势力。小酒窝心想:那就与邪恶势力狼狈为奸。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影山茂夫在龙巢口遇到了刚从里面出来的龙,尽管很对不起,但他还是揍了它一顿。被揍的龙在晕过去之前吼了一声。龙套听不懂龙语,但他多少还能感受出这是一声哀嚎。

实在对不起。他把晕过去的龙从洞口移开,走进去前拍了拍龙的脑袋。他没走多远,就听见洞深处传来嗒嗒的脚步声,过了不久,人类和恶魔逐渐从黑暗中走出。

小酒窝的样子像是一只遭受了蹂躏泄了气的气球;灵幻新隆周身破损的衣物证明他也没好过。

“哟!龙套!等你好久啦!又麻烦你跑了一趟啊。”灵幻在看见龙套的那一刻扬起手向他挥了挥,他还有余力向他打招呼。

龙套看着满身狼狈的两人(魔),面无表情:“师父,不要总是随便叫我啊。”他顿了顿,“为什么你会招惹上一条龙啊。”

师父哈哈干笑两声:“你不是回家了嘛?我就从委托里挑几个跟恶魔没关系的…谁知道会扯上龙啊。”

小酒窝忍不住吐槽:“是啊,排除掉跟恶魔有关的,从委托金高的那一堆选一个。”

龙套点点头:“那委托完成了吗?”

师父从身后掏出一个装满了的袋子,比了个拇指:“当然,我是谁啊,区区恶龙不在话下嘛。”

“看见恶龙上去抵抗的明明是本大爷我吧!”小酒窝窜了起来,“你还有脸说!明明算是个勇者看见龙却毫无作为!”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勇者斗恶龙已经不流行了啊。”小酒窝差点被被这句话气撅过去。灵幻把袋子重新放好,“好!我们回去吧!”



小酒窝真的没有忍住,他忍了很久了。他趁着灵幻气势昂扬的走出龙巢的时候飘到了龙套旁边,凑到了他耳朵边,龙套看了他一眼,没有讲话。

“我说龙套啊。”酒窝说,“你师父真的是个人类诶。”没有魔力,不会打架的弱鸡人类诶。

“我知道啊。”

你也知道啊。酒窝心想。他接着说:“那你为什么要认他为师父啊?”

“…他说他会教我力量的使用方法。”

完了没救了。酒窝生无可恋:一个弱鸡不要脸的骗子人类和一个轻信他人毫无魔王自觉的魔王。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跟他们啊。




影山茂夫没有乱说,灵幻新隆确实那么承诺过。

那时候的大魔王还是小魔王。他的外表毫无特征(当然现在也是),安静时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类孩子。偶尔他会去人界晃晃,年幼的魔王可以混在人类小朋友当中毫无破绽;龙套也确实更喜欢人界的气氛,安全、温和、无害。

或许我更适合当个人类。龙套经常这么想。

可魔王的天赋来自血统,即使他表现的再怎么像人类,他无法融入真正的人群里。恶魔与人类之间的隔阂还是存在,他的体内压抑着不安分的欲念,血液里蕴含的是强大的魔力。

不是所有魔王都想要成为魔王的。至少影山茂夫不是。伴随强大力量的是对力量的不可控,龙套除了拼命压抑别无他法。他不喜欢用自己的力量,不喜欢靠力量来办事。倘如排除掉他与生俱来的魔力,他一定是当恶魔当的最不合格的一个。

他就是在幼年时期最最厌恶自己能力的时候遇到了曾经的勇者,现在的师父。

“我是一个恶魔。”这是龙套记忆中向他师父说的第一句话。“可我并不想当。”

有颗人类心的恶魔小鬼。龙套的头被拍了拍,真少见啊。

是人类还是恶魔那么重要吗?记忆里的师父反问他,即使你再不想当恶魔,这种事也是生下来就注定的,纠结于无法改变的事实完全没有意义吧。

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回旋余地………不,不是说你可以变成人类。师父看着眼前陡然暗淡下的眼睛,摸了摸下巴,你不能强迫一个物种变成另一个物种,恶魔变成人类。但是你可以决定自己成为什么样的恶魔啊。

我来教你如何使用力量怎么样,你的能力不用也是浪费啊。人类有人类的能力,恶魔有恶魔的能力。力量说到底也只是力量而已,过于看重或过于恐惧都不对啊。


语言的力量有时是如此之大,它就是快要濒死的沙漠旅人获得的一口水,是快在湍急河流中溺亡的人抱住的一块浮木。年幼的龙套被对于力量的恐惧和人与魔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压的无法起身,悬在悬崖边,离跌入深渊只有一步之遥。这时候有人扔过来一根救命稻草,于是多年的重担一朝卸下,他抓住它爬了上来。


龙套看见了小酒窝一脸生无可恋,他想了想,认真的向他解释:“师父很帅的。”

啊,是啊,很帅。小酒窝想起刚刚在龙巢里发生的一幕幕,心里呵呵了两声。信你们才有鬼,再信你们我就发誓成不了大恶魔。




(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多没事乱跑的猫、狗、小孩子!

在这一区域搜索了大半个下午的灵幻狼狈不堪,精疲力竭。他的手里攥着委托人交给他的照片。一张上面印着虎斑猫,威风凌凌看起来不好接近;一张是一个男孩的半身照,小学六年级,看上去安静听话甚至毫无特征。他盯着照片,脑海里想起的是两位委托人的千叮咛万嘱咐,要不是看着委托费足够,他早就撂蹶子不干了。


灵幻觉得自己今天相当倒霉。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觉得身体沉重不对劲;找猫走进平时无人走的巷子被东西绊倒;路上不小心撞到人被找茬大骂一通;还有一些莫名其妙从天而降的诡异物品——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每一次都被灵幻阴差阳错的躲过,否则灵幻就不是站在街边抱怨,而是就躺在医院里了。


况且我晚饭还没吃。他想,鬼知道找个猫这么麻烦!还有小孩!为什么小孩不见了也要找万事屋啊!难道不应该找警察吗?


灵幻新隆现年二十五,在对工作感到无聊厌倦后辞职;之后在各种原因作用下借钱开了个事务所,干着万事屋的行当。工作内容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找猫找狗修理屋顶。任务完成圆满,客户反馈评价高,生活顺遂,衣食无忧。只是一成不变的生活再一次让灵幻厌倦。他理想中的生活不是这样的,那是什么呢?


夏季的白天特别漫长,即使太阳已经整个沉入了地平线,还有余晖映照半个天空。靠近落日的地平线那边是漂亮的橙黄色。灵幻看着从另半边深蓝天幕中逐渐显露出的月亮,想:最后再找一次吧。找不到就回去。




找到了。一次两只。

灵幻 路过小公园第六次的时候发现了站在树下的小男孩,他正仰头看着树枝。没错,就是照片上的。发现的那一刻的心情难以言表:一半的他在庆幸好在没丢,即使他和这孩子素未谋面;另一半的他难以抑制住自己冲上去打人的冲动,亲自上阵来教教六年级小学生不要随意离家出走——影山茂夫是吗?即使是叛逆也要在适合的年龄段啊!中二来讲小学太早啦。


“喂!小鬼!”他气冲冲的跑去,“大晚上的看什么呢!赶紧回——”

眼前的一幕让他把剩下的话硬生生掐了回去。

小男孩的手慢慢的挥动,随着他的动作一只猫从树冠里钻了出来。不,不是猫主动钻出来,更像是有什么力量在托着它。猫在空中晃晃悠悠的飘着,嘴里还喵喵叫。紧接着它飘进了男孩的怀里,男孩摸了它两下,它转头埋进了他的胸口。

灵幻定睛一看:那不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只猫吗?等等,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小鬼怎么把它弄下来的?………那是什么?超能力吗?!



影山茂夫直到这时才看到远处震惊的灵幻。被撞破使用超能力的男孩看起来有点慌乱,像是一只受惊后强装镇定随时准备逃跑的小动物,他甚至已经后退两步。

不能让他走了,震惊完毕的灵幻想。他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一次不同于以往的、踏入他从未接触过的世界的机会———


“啊呀!真是帮大忙了啊!我找了它整整一个下午啊!”灵幻走近男孩,笑着指了指他手里的猫。茂夫看着笑呵呵走近的男人,因为对方的话迟疑了一下,不再后退。

他向灵幻举起手里的猫:“这是你的猫吗?…它好像被树枝卡住了下不来…”

“嗯,真是谢谢你。”灵幻接过猫,“我是灵幻新隆,这是我委托人的猫。”

“我看见了哦,你的超能力,非常厉害。”他由衷的夸赞,“跟我年轻时有的一拼。”

小男孩的眼神陡然闪亮了起来:“您也是…超能力者?”

灵幻一边安抚着到他手里就不安分的猫,这只猫现在正在挠他的领带,一边一本正经的扯谎:“算是吧…不过和你还是有点不一样。像把猫从树上拿下来这种就做不到。”

“不过在其他方面到是挺擅长的。”他补充道,仔细看了一会小男孩,脸上浮现出疑惑,紧接着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啊,你不就是那个不听话叛逆离家出走的孩子吗?”

“诶?”

“唉什么唉啊!”灵幻啧了一声,并在心底赞扬自己的演技:“我也被委托带一个离家出走叛逆期提前的小鬼头回家。管你有没有超能力小学生就要乖乖回家九点上床睡觉!不要以为有超能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没有、影山茂夫想要解释,我没有认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相反我很苦恼,苦恼我会伤害到人。面前这个男人是他见过的第一个跟他相似的人,他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他。要解释的话和要问的问题堆在他的嘴里,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很苦恼?你的情绪都写在你的脸上了啊。”


“是的。”茂夫坦然回答,“我有许多事情想问您。”

“现在不行。到了该回家睡觉的时间了。”灵幻回绝道,“不过我是干万事屋的,最近正在拓展业务,倘若你有问题,可以到那里找我。”


灵幻新隆二十五,刚刚完成万事屋生涯的最后两个任务,并对于未来要干什么隐约有了眉目。他一手抱猫,一手牵着名为影山茂夫的超能力小鬼,心底是久违的跃跃欲试。也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他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哄骗小孩子的事实。有什么关系?


他感受到来自后方的情绪,小朋友看起来挺开心的不是吗?







一段小后续:

两天后

“灵幻师父,有一只恶灵从我见到你那时起一直趴在你背后诶,你不需要除掉他吗?”

“啊,真的吗?它太弱了一直感觉不到诶。放着不管也没事吧…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就顺手把他除掉吧。”

“是的…[滋————],这种恶灵好像会给人带来噩运啊。师父好像完全没受影响,不愧是师父啊。”

“…………当然,我是师父啊。”




Humor(幽默)


“你有喜欢的人了?”灵幻新隆从报纸后面抬起头,看向站着的青年,颇感有趣。

“是的。”龙套回答:“所以想向师父请教一下讨人欢心的方法。”

“之前你不是说放弃了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子了吗?新的人啊…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什么样的人和师父没关系吧。”

灵幻新隆被哽一下,想起面前的青年早就不是比自己矮半个肩膀时常自卑需要开导的小鬼了。自然不必事事和他说。一种娃大不由爹的复杂心情油然而生,他抱怨:“有你这么跟师父讲话的吗?求师父办事也不知道客气点。”

“对方真的是我很喜欢的人。”影山茂夫恭恭敬敬,“要是师父听过我的介绍对对方产生兴趣就太不妙了。毕竟师父太厉害了,无论如何我都抢不赢师父呢。”


啊,真长大了。灵幻新隆的心情愈发复杂,现在他倒是愈发能说会道了啊。除灵师不知道该生气弟子对他人品的不信任还是感叹他成长之快。或许还参杂一些其它莫名情绪。

“行吧。我教你。”灵幻新隆揉了揉眉间,“你要想追一个人,特别是女孩子,首先你要把自己打理好,改变形象,别看起来死气沉沉的;然后你得不停找时间和她相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相处;最后你得展现出你对她的好,在她无助时恰到好处的伸出援手。感情这事急不得,你慢慢来,先做到这几点,女孩子都喜欢温柔,不会不动心。”

龙套看着自己的师父:“…这几点都做到了。但是对方根本没有察觉到怎么办?”

灵幻皱眉:“那大概是她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吧…之前塑造的形象太过头了。这时候你就要改变方针向展露自己不一样的一面。”

“那要怎么展露?”

“秀个超能力如何?”

“师父……”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灵幻摆摆手,“主动进攻嘛,向她展示你除了温柔还有攻击性。据说女生很喜欢壁咚哦,壁咚的同时在耳边说话告白。你要不要去试试?”

“壁咚是什么?”

“…果然是你能问出的问题啊。来,站到这里靠着墙。”灵幻把弟子挪到墙边,让他靠墙站好,啪一下把手撑在墙上龙套的脑袋旁边。龙套看着灵幻慢慢靠近,嘴唇凑到他耳边,透出温热的气息:“这就是壁咚,明白了吗?”

“明白了。”龙套回答,在灵幻准备离开时揽住他的腰拉向自己,“师父,你忘了一个步骤。”

年轻的弟子突然袭击了毫无防备的师父,进行了个长吻。被袭击的人看起来有点困惑和恼羞成怒。

确实需要一个告白。

龙套再一次凑近对方。


“师父,我喜欢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