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列弗特

自说自话自娱自乐自导自演

爬墙超快

卧槽卧槽我现在才看到!!回旋跳跃三百六十五度飞扑给你一个大拥抱!向世界展示这是我超亲亲亲友!爱你!

Just齊:

@艾列弗特 不给糖就捣蛋!!

好吧只是没事就想画帕然后送你,比心心!附带赠品们[。
板子还是不太熟啊或者只是画不好。

[原创小练笔]假如对家圈子和你家圈子粮食比例100:1

当你的对家圈子和你的粮食人数比例为100:1,而你恰巧又是个洁癖。

——还有什么比对家是热圈更让人伤心的事吗。

圈子拟人。就用字母代表,写着玩,没有任何影射。只是一个常年南极住民进行了夸张手法描述的不正经玩意,自娱自乐自娱自乐。

洁癖这个东西很奇妙……有的cp不拆不逆,有的真的是随机排列组合


放这里存个档


开篇英文是从网上看到的


“If you don't like me and still look at everything I do. Bitch,you're a fan.”

暗搓搓的蹲在角落里的ab被这句在他耳边响起的话吓得窜出老远,停下来定神一看发现原本他的位置站着两位姑娘,她们正因为ab的反应笑的前仰后合。

ab的脸黑了黑:“这不好笑。”

ef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大哈哈哈…”旁边的fe理解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体贴的递上一张纸巾,ef拿来擦了擦眼:“说真的,你窜出去的样子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天哪至于吗,你又不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fe在旁边对他狡黠一笑,手指了指对面:“你这个月盯了哪里多少次了?六十四次?”

ab的脸黑的就像一年没抽出五星的酋长。



fe指的地方正聚集的一大堆人,她们躁动的聚集在一块,彼此之间窃窃私语,面上冷静自持,言辞的交谈里却透露着难以掩盖的愉悦。ab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她们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聚集在这里,因为某个原因达成了一种坚不可摧的关系。朋友?同盟?战友?同志?不,这些都不足以形容这种自发汇聚在一起的行为。ab盯着人群冷静的想。

回过神来的ab看见ef和fe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关系我懂的。”她们冲他点点头,ab一脸莫名其妙。

“很羡慕吧,ba那里那么多人。”她们对他笑笑:“ab寂寞了。”

“滚蛋!”他说:“我是在观察敌情!”


ab不是人。不,也不能这么说,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他是一个概念的具体化。组成他的倒是两个人:小a和小b。

顾名思义,ab其实是一个cp的拟人。而我们知道不同的两个字母有两种不同的排列,比如ef和fe,这个道理也可以同样应用于ab。

不同的是ef和fe相处的极好,而ab……。

洁癖是个大问题。




对面的人群就突然一阵骚动。三人一齐看向骚动的源头。只见远处缓缓驶来一辆花车。没错就是花车,两层楼的。第二层上站了几个人,她们看起来和聚集在车旁的人没有大的差别,只不过此时她们人手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身上散发着某种说不清的光芒(圣诞夜带着一麻袋礼物从天而降的圣诞老人也不过如此)。ab无语的盯着站在车顶的人,万众瞩目,光彩照人。

人群中已经有人尖叫了一声:“是ba啊!!!”


ba站在车头上,清了清嗓子:“朋友们!”他说,“太太们发粮了!”

人群轰的炸开。就在ba话音落下的瞬间,太太们不约而同的打开了她们的袋子。或许这不能称其为袋子,它是运载精神食粮的方舟。她们从袋子里掏出东西的手法是那么娴熟,她们看向眼前群众的眼神是那么的亲切。撒出的食物在空中纷纷扬扬,片刻后又扑向底下的群众,此情此景宛若热带雨林里下的大雨,一视同仁的滋润着干渴的荒地。

人群中出现了片刻的宁静。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把这天赐甘露塞进了嘴里。第一个接到的人已经品尝完毕,他感受着嘴里丝丝的甜味,余味悠长,沁人心脾。

他不由自主的吼出声:

“—————是糖啊!!!”


————是糖!!!是糖!!!


人群再次轰然,这次更甚。汽车发动,火车鸣笛,飞机起飞;压力过大的高压锅在厨房滴溜的尖叫,十万只尖叫鸡在同一时间被压扁再松开;操场上人群在排队狂奔,宇宙飞船已经备好,一声令下就能飞向遥远的仙女座。

又一波太太再次掏出了她们的袋子。还有东西在空中飘逸,接到它的人头晕目眩,来了个当场晕厥。一位叫不上名字的朋友来了个托马斯三百六十五度接七百二十度空中回旋,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里所有人都能拿到世界级别的体操冠军。一只手缓缓捡起了地上的纸,这纸极轻又极重,其中包含的深刻情感之后懂的人才能体会。捡起它的人深深的看了它一眼,谓叹了一声:

神仙画画。

说罢她安详的闭了眼,但她不是一个人。原本在这聚集的人群倒了大半,她们横七竖八的躺着。还有少数人晃晃悠悠的站立着,没走两步又突然炸成了天边的烟花。


ef目瞪口呆。fe拍了拍手,说了一句叹为观止。


“这没什么。”ab说,“上个月他们来了场更大的:十几个姑娘从她们的麻袋里掏出了刀片玻璃渣向下面不要命的撒。”他顿了顿:“场面比现在还要壮观。”

可以想象。ef和fe点点头:“我们哪里的姑娘们比较朴素。”偶尔有疯起来跳舞的,烟花偶尔有,没那么成群。


fe用手肘戳了戳ab:“所以你的人呢?”

ab一僵:“什么人?”

“别装傻,跟着你的造糖小姑娘呢?几天前我还看见的。”

“…………爬墙了。”


哦。fe了然。

惨。

ef看着ab的背影,宛如注视着一只迷失在南极冰天雪地中的孤独的企鹅。

惨。

ab赶走了efe,理由是她们出来玩的太久了。并不是因为她们俩的眼神让他不适。俩姑娘善解人意的走了,勾肩搭背,远处哒哒哒跑来一群小姑娘把她们迎回去。拟人的性格跟着圈子走。两人这么好怕是圈子里姑娘对于互攻特别坦然。

ef走之前还语重心长:“洁癖是没有出路的。”

ab:“…我能怎么办。这种个性又不是我自愿形成的。”不拆不逆又不是我喊的。


但ef说的到底是有道理。

狂欢已经结束,他从地面上拾起一块糖果。糖纸精致,拆开后里面的糖散发着美好的光泽。ab无视自己心中隐隐的愧疚,开解道:我这是深入分析敌情。


然后他被毒死了*。




end

*所谓糖里有毒。你一个ab洁癖想着吃ba的粮,想什么呢。

为什么我的迦勒底只有姑娘………哦还有二世,但是,你看,他是长发还是王妃(你等等)

女孩子很可爱……但是除了孔明两排金卡都是姑娘这个配置也未免太阴盛阳衰了

本咕哒子想要男人!基佬也行啊!

A:你擅长挥舞什么东西?


继续潦草

游戏里鱼姐举起frisk的时候深深的触动了我和亲友,我们看一次笑一次


太有趣了

无论约多少次会都注定被发卡……



一切全凭感觉来的涂鸦、各位随意看看……

这些骷髅怎么回事,尤其是那个高个的,跟能量粮饮料似的,没事就嘬两口,特精神。

额……潦草涂鸦……?唉我只是想画他而已


本来应该是【圣诞熬夜的papyrus终于如愿见到了圣诞老人(santa)】

让我们假设sans在画框外【。



怪物大使倾情推荐!地底第一美食!迄今为止无一差评!因为吃过的人都说不出话来了!XD

【刚好像把papy的tag打错了我不是合格的帕粉【。


我超想和papy约二三四五六七八次会!


【有没有那种针对超级新手的板绘教程啊、就是练快捷键都不知道放在哪的菜鸟,勾线也不会勾,上色瞎鸡巴乱上的新手



-…HUMAN!WHERE ARE WE GOING?

*一想到你掳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骷髅 你充满了决心。

(怎么和papy来三四五六七八次约会急在线等(。



板子买来堆灰堆了好久 今天撅着腚埋头深挖从旧书堆里掏了出来【。说出来可能不信,装板子的包的拉链都氧化了【。好在板保存完好…………

有没有什么板绘入门教程之类的…?越新手越好,比如快捷键啦如何勾线啦我听说还有什么笔刷?…人人都说sai傻子都会用………但是……诶【挠头


沉迷外网骨头au无法自拔

【无论哪里sans果然是备受欢迎的存在理所当然理所当然…

就是要有更多papyrus就好了【。你

我觉得在这个坑里呆个几月我的英语水平会有极大的进步…

papyrus超绝可爱啊!!你们有没有试过在每一个场景都和他打电话???一定要去试试!你以为这个骷髅已经够可爱了,结果他在下一个场景就能证明他还能加倍可爱!!

NE线只有他一个人和你打电话,PE的话和鱼姐配合起来给你讲相声!

【pe结尾你会把电话打没电了【